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游戏·竞技 > 末日拼图游戏
听书 - 末日拼图游戏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七十章:董念鱼的强大之处

更从心 / 2021-07-15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分享到:
关闭

(为白银大盟随机不能用加更,完成进度67100。)

董念鱼?

白雾的反应终于不是那么淡薄了。

不过溪云子并没有看出这里头的问题,毕竟在他的认知里,白雾不可能认识董念鱼。

“这算是我们的头儿,人美实力强。”

“方块k?”

“是的。”

白雾内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说道:

“她的样子呢?”

“你等等,我给你画,不过我知道样子,是因为农场里见过,但她在哪里我可不知道,你可千万不要怀疑我,对了,你真的不是光矢侠吗?我准备将光矢侠作为我的信仰的,你能为我引荐引荐吗?”

“难不成你信仰的道祖佛祖,你也见过?”白雾以调侃的语气试探道。

“那倒是没有见过。因为他们没有固定的形象,但却有可以信奉他们的地方。”

白雾暗暗察觉到了关键元素。

这个人的力量来自于信徒的数量,但首先是自身也要信仰信徒们所信仰的……

而且词条的判定,想必让他的信仰过程比较特殊。

对方的能力是信徒越多,力量越强。但想必信徒也并非是嘴上说说。

这个世界信仰各种神的人很多,但十个信仰者里有九个——都是功利性拜神。

如果赌钱输了,发生意外了,这些人会立马大骂“什么破神,封建迷信。”

归根结底,是因为不存在神。

但光矢侠不一样。

光矢侠是真正存在的,如今全世界因为光矢侠的三次出手,对这个救世主已然有了信仰。

而且这可跟宗教不同,全世界信教的才多少?但全世界相信光矢侠的可真的多了去了。

其中不乏狂热者。

白雾猛然明白过来,溪云子的出现是为了什么。

他想“信仰”光矢侠,但显然,他的信仰,词条的判定会比普通人的信仰要求要高。

想通了这一层,白雾懂了,为何这位溪云子要来投靠光矢侠。

他可能不是假意投靠,而是真心实意的投靠。但一旦完成了信仰,就很难说了。

不过白雾倒也不着急,溪云子还有利用价值。这种间谍游戏,白雾也是来者不拒。

同时他也思考起一些其他问题来。

“董念鱼……董鱼干,会不会是小鱼干的分裂体?”

“初代说过,他和小鱼干被因果束缚,不能被人念叨名字,所以董鱼干是一个外号,是小鱼干跟猫抢食物的时候起的名字。”

“而且小鱼干最开始在禁地,出现在外围的是分裂体……说不定这些分裂体不止一个。”

尽管溪云子还没有将方块k画出来,不过白雾已经猜到了。

但为了表现出对方块k一无所知,白雾耐心等待着对方画完。

“为什么穿着病号服?”

“不知道……小鱼姐一直这样的,穿着略微宽松的病号服。”

的确就是小鱼干,但气质上完全不同。

不同的经历会造就不同的性格。

这个董念鱼的脸上带着一股子厌世与冷漠的气息。

而小鱼干虽然被白远抛弃,老k后来也离开了小鱼干,但短暂刻骨的经历,却让小鱼干始终保持着纯真。

差距很大。

哪怕只是看一眼,白雾也知道两个分裂体的差距很大。

莫非也和本体分裂时的情绪有关么?

以上的一切都是推测,白雾也说不准,他假装问道:

“方块K在你嘴里似乎比较特殊?”

“小鱼姐跟我们不一样,我们是弃子,小鱼姐,嗯,活得比较久。”

白雾懂了:

“你们跟她不是一个辈分的K?”

“是的,论资历,她可以算是最早的那一批,那一批可都是传奇人物啊,嘿嘿,可惜了。”

溪云子笑眯眯的,倒并非是假笑。

那些曾经跳出棋盘,成为了棋手的K们,虽然最终失败了,但却依旧让他觉得震撼,值得尊敬。

毕竟他做不到这一点,溪云子很清楚,自己就是一枚普普通通的棋子。

改变不了太多,但至少努力的,让自己不成为废子。

白雾现在也确定了。

他心里有些不自在,两个小鱼干的性格差距这么大,那么真实的小鱼干……到底是什么样子的?

自己认识的那个小鱼干,在诸多分裂体里,是否有一些特殊性?

代表着方块K的董念鱼,现在是人类还是恶堕?

他忽然很害怕,真实的小鱼干是一个很讨厌的存在。

“怎么样,我给的情报可还行?说起来啊,我看你骨骼……”

“我信教的,但我不信你的教。”

“是嘛?那可未必,我业务范围可广泛了,你说出来我听听,说不定我……”溪云子可不打算放过任何争取信徒的机会。

“我赞美愚者。”白雾说道。

“啥玩意儿?赞美愚者?”溪云子不太懂。

白雾心说你的业务范围还是没有太广泛:

“行吧,那我换个,我们控制,我们收容,我们保护。”

“这又是什么?”

“这也不懂?那血肉苦弱,机械飞升?”

溪云子彻底懵逼。

白雾心说不行啊,你只知道旧神,却不知道新时代的新神,白雾摇了摇头:

“你的情报有些价值,但现在我还不能让你见我老板。”

溪云子确实不知道白雾信的这都是些什么……只能放弃:

“我要怎么才能见到你的老板?”

“提供给我关于梅花K的情报,如果我们能够顺利除掉梅花K的话,我可以答应你,让你见见我老板。”

“成交。”

“另外,我需要你去做卧底。”白雾面带微笑。

在知道了对方是卧底的前提下,让对方再回到自己东家那边当卧底。

这本身也是一种试探。溪云子也眯起眼睛说道:

“万一对方也让我来做卧底呢?毕竟黑桃Q可是我杀死的,他们说不定会利用这一点,让我来做卧底,到时候……我岂不是很难做?”

溪云子都不知道自己身上叠了几层间谍buff。

“那也很有趣不是么?我还不能完全相信你,但我确实感受到了一些诚意,只要你能够提供梅花K的情报,知道他打算对哪个区域下手就行。情报越详细越好。”

白雾拍了拍溪云子的肩膀,说道:

“以后我们就在这个地方碰头,你如果有更多的情报,就来这个地方,我们会知道你的行踪的。”

溪云子知道对方在利用自己,也知道对方知道了他看穿对方在利用自己。

但红桃系的人就是这样,喜爱游戏,喜爱有趣。

“我可是将光矢侠当做信仰的,为了见到他,我一定会完成任务。”

白雾点点头,很快离开了福约新岛上的这座小镇。

待到白雾彻底离开后,溪云子才缓缓松了口气:

“真希望你就是光矢侠,如果你不是,那这位光矢侠可真不好对付……”

白雾对红桃K很谨慎,认为红桃K的能力不俗。

同样的,溪云子也感受到了白雾的强大实力。

“要是咱俩打起来,恐怕我召唤的几个神,都不是你对手吧?哈哈哈哈……人类,到底还是太缺乏信仰了呀。”

溪云子站起身,开始计划下一步的安排。

……

……

接下来的几天里,白雾和零号离开时调查几个K。

零号再完成了机械降神后,就不怎么再关注人间,等到出现K的时候,他才会将注意力放到雾外的世界。

机械城本身也有很多琐事,这些事情也需要零号处理。

而且最近零号得到了消息,黑金岛,黄泉岛,似乎又开始活跃了。

所以在机械降神事件后,零号就没有怎么在意雾外的事情,只是叮嘱了白雾,一旦遇到了一些特殊情况,可以通过使徒联络自己。

并且将自己的权限,共享给了白雾。

白雾则在专心处理k的事情,虽然使徒能够获取多方面的信息,但他能够处理的事情毕竟有限。

于是很多事情,白雾也顾不上,只能委托给老赵和唐景。

几个K里,一个是艺术家,一个是商人。董念鱼暂且不清楚身份,

也许根本不在雾外的世界。

白雾开始大范围搜索梅花K,只是很可惜,梅花K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他倒也不着急,因为很快红桃K就会传来情报。

在白雾,零号,都有着各自忙碌的事情时——世界正在一点一点发生变化。

零号的机械降神,讲述了扭曲的事情。可以说将七百年前的一切,将雾内的种种险恶,人类可能面临的后果,都讲述的很清楚。

现在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了一件事,情绪会导致自己在某种情况下变成恶堕。

零号和白雾所做的事情,无疑是好事情。

让人们正视恐惧,直面恐惧。呼吁人类一起对抗扭曲。

可现实,往往是很魔幻的。

在零号与白雾专心寻找k的这段日子里——这个世界开始“怪异”起来。

他们的本意——被世界高层曲解了。

各国高层虽然不敢在对抗零号,搜索零号,但他们想要获得权力和力量的欲望不曾消减。

经过许多次禁忌的秘密实验,在高层授意下,许多人类生物学家证实了零号所说的话,情绪能够让人变成怪物。

有的科学家开始针对这一点做文章,各国私底下,也都在傲慢的……试图掌握这种让人变为怪物的扭曲之力。

仿佛扭曲不是世界的一种疾病,而是一种对人类的馈赠。

与此同时,各国开始制造情绪测量仪,其工艺还在高塔调查军团的情绪腕表之上。

不仅可以单独测量某一个人的情绪,还能测量一个区域的情绪总和。

每个城市每个区县,都要定期将居民平均情绪数值做上报。

如果人均负面情绪,高于某个数值,当地的地方官员将会得到相应惩处。

全世界的出版刊物,对那些容易引起人悲伤恐惧愤怒的东西,也开始限流。

甚至一些很丧的青春文学被列为了禁书。

电视电影等东西,也逐渐变得低龄化,开始儿童向。

二次元动漫里,但凡一个作者塑造了一个高人气角色,那么就会有专门的机构立法,保护这个虚拟角色的生命。

如果这个角色死去,短时间内造成了当地居民的情绪测量值升高,那么该漫画家将被以传播负面情绪罪逮捕。

很多长得丑长得吓人的演员,失去了饭碗,因为他们上镜会吓到小孩子。

各个论坛里喜欢引战的喷子,全部被实名制列入了负面情绪制造者名单。

而一个人的情绪表现,也开始和个人征信挂钩。

企业不会录用一个情绪波动很大的人,一些压力比较大的行业,则开始安排员工进行心理治疗。

但事实上……这个心理治疗的效果几乎没有。

一方面不愿意降低员工的工作量,一方面又会警告员工——如果负面情绪太强烈,是会被抓的哦。

没几周的时间,世界就有了一番巨大的变化。

这是源于人类高层政策的魔幻。

但更大的恐惧还在发生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开始不断发生,世界变得进一步离谱起来。

每个人仿佛都压抑着某种东西。每个人的心里,似乎都多了一种奇怪的自我设限——

不能哭,不能怒,不能惧。

仿佛一旦这么做了,就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。

可一旦没有了悲伤,没有了愤怒,没有了恐惧,那么它对立面也就同样没有了。

人们抵制恶堕,却也抵制了自己的根性。但他们像是被更改了某种设定一样,意识不到这种荒唐。

一个孩子在学校里终于忍不住哭泣,但代价是被其他小孩子孤立,小孩子们用仿佛看怪物的眼光看着他。

放学后甚至有人管这个孩子叫怪物。孩子内心很委屈,但周围的人都在吓着他——

“不准哭!不准哭!”

小孩哭着跑回去,爸爸妈妈也很难受,但他们必须露出笑脸,不能替孩子出头。

也因为愤怒和悲伤会拉高情绪,而这会换来很可怕的事情。这种很可怕的事情到底是什么,他们不清楚。

丈夫喝醉了酒,回家殴打妻子。

妻子捂着嘴不敢说话,眼泪绷着,不敢流出来,害怕这个瞬间……小区的情绪监控区因为自己而升高。也害怕自己的悲伤,会带来某种不好的事情。

可到底是什么事情……她也不知道。她强迫自己表现得很快乐,却显得无比病态。

葬礼上,每个人都欢声笑语,却握紧了拳头。难过、悲伤的字眼,竟然成了禁用词。

最开始的几天,大家觉得世界变得友好了。可很快他们感受到了一种恐惧。

这种恐惧,叫剥夺负面情绪。

明明就算偷偷哭,偷偷难过,愤怒,也不会有什么,但每个人内心仿佛都被植入了某种设定一样。

全世界的人都带上了面具,他们笑着骂人,笑着难受,笑着愤怒。

巨大的扭曲在酝酿着,随时可能爆裂开来,

某个画展中,一名艺术家正在画着这么一副绘卷——

扭曲的火焰焚烧着人类,人类在欢声笑语中,开始相互指责,但却没有人要去救火。

艺术家的胸前握着刻有黑桃K的怀表。

而他的身后,一名商人欣赏着这幅画:

“小鱼姐的精神力,可真可怕,一个魔幻的世界就这么自然而然难以察觉的形成了。想必很快就会迎来一场恶堕化爆发期,人类的情绪历来如此,堵不如疏,一旦堵起来,只会让他们越来越病态。”

艺术家也笑道:

“毕竟她的词条,可是传说级的。只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被她的力量影响。”

“不存在负面情绪,却又心里健康的人,根本不存在。所有人都会被小鱼姐的这股力量影响。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98小说(98bt.net)】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